全职大师 > 新闻资讯 > 《全职大师》同人小故事:白色情人节

《全职大师》同人小故事:白色情人节

作者: 来源:官网 发布时间:2017-03-14 00:00:00

《全职大师》同人小故事:白色情人节

图1.jpg

  一

  炽热的恒星缓缓沉入塞纳星的大海,留下一抹艳丽的彩霞。很快,恒星最后的痕迹也被满天繁星所取代。炫丽的华灯一一点亮。柯佐尔,塞纳星上最繁华的城市如一位身着缀满各色宝石黑裙的贵妇,尊贵夺目。

  纳芙大厦,柯佐尔的第二高楼,有200层,它是塞纳星太空电梯的一个搭乘点。现在秦义绝正站在其26楼的酒吧中,冷艳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阴沉的目光紧盯着酒水单。台上歌手的声音似乎无法让她产生认同。

  “小...小姐?”站在一旁的服务生颤抖着发出试探的声音“您想要点些什么?您已经看了三十分钟了...”

  秦义绝扫了服务生一眼,没说话,心想:这都是啥?为什么酒名我一个都不认识?旁边的服务生被这个眼神吓得差点跪地上,犹豫再三才鼓起勇气开口:“要...不来杯‘雪葬龙舌’?就是地球上的龙舌兰酒上面加一层奶盖。”

  秦义绝点点头,服务生如获大释地跑向吧台,边擦汗边想:呼...真是难伺候的主。

  人类收复地球已经50年了。不过在最后关头,有10名辛迪赛德乘太空船逃亡宇宙。据星盟情报称,有一名辛迪赛德就在赛纳星,将在纳芙大厦26楼酒吧进行一个交易,并在之后搭乘太空电梯离开赛纳星。于是,秦义绝被派到了这里。

  “小姐,您的‘雪葬龙舌’”服务生的声音将秦义绝从任务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谢谢。”秦义绝接过酒,站在酒吧的落地窗前凝视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龙,轻吸一口酒含在嘴里,灼热与甜糯在口中交融,猛地咽下,灼热感并没有转瞬即逝,而是在流过的每一个地方滞留。“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让秦义绝险些把酒杯扔掉“这是什么黑暗料理?”秦义绝盯着酒杯中的琥珀色液体和上面飘浮着的乳白色粘稠状的固体很是无奈。

  “小姐”颤抖的声音又飘了过来,服务生小心翼翼地说:“今天是地球的2月14日情人节,送您一支玫瑰花!”“呵!这家店还挺有情调。”旁边一位学生打扮的顾客出了声:“回头给五星级好评。”

  就在这时候,秦义绝的眼神扫了一眼电梯门,瞬间屏住了呼吸——辛迪赛德!一抬手唤出鬼天剑,化为一道黑光闪向电梯,迸发的剑意在酒吧肆意横撞,落地窗帘飘到半空。眼看着剑刃上的银光已经将辛迪赛德的喉咙映得雪亮,突然从旁闪出一个身影。“什么?”秦义绝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被扔向窗户。‘哗...’玻璃破碎,剧烈的头部撞击让她的意识模糊不清。她的身体和玻璃碎片从26楼跌向地面。

  “结束了。”

  二

  刺眼的白光令秦义绝清醒过来,舔舔干涩的嘴唇,又试着动了动麻木的双臂,这才环顾起四周的情况。白色的窗帘被温和的风掀起,携着淡淡的海的气息掠过鼻际。

  “醒了?”一个声音传来“还要‘雪葬龙舌’吗?”秦义绝听到声音一愣,起身发现伯纳克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中,指着他右手边的饮料,一脸玩味地笑着。“你就是...”“啊,没错。”伯纳克优雅地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不止我哦,助唱是维她,那个学生是‘棒球小子’。“学生..”秦义绝隐约想起有一个学生说给五星级好评。“给好评了么?”“谁知道。”伯纳克拿着削好皮的苹果走到病床前“我又不在那干活,吃苹果。”“谢...”秦义绝伸手想接,却看见他把苹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我就客气一下。”“...”秦义绝不说话,用眼睛盯着伯纳克:讲道理,要不是我刚醒,我一定用剑剁了这个家伙!秦义绝心里抓狂。

  “嗨...天气不错哦,义绝!”房门被推开,维她笑着进了屋“打扰二位的甜蜜时光了,蛮抱歉的呢。”“呃...”秦义绝满脸感激地开口“是你救的我?谢谢。”“这你可错了。”维她转了个身走到桌前拿起那杯‘雪葬龙舌’“是他救的。”维她用手指了指伯纳克,轻轻地呡了一口酒。“不用谢,不用谢...”伯纳克赶紧摆手,语气中充满得意。秦义绝在风中凌乱,她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晕过去,虽然有点难。

  ‘哗...’玻璃被打碎了,一只棒球飞了进来“喂...抱歉,可以帮忙捡一下棒球吗?给您五星级好评哦!”“很好,终于被吓晕了。”秦义绝在昏迷前想。

  傍晚,秦义绝四人回到总部,进了会议室。里面坐着人形兵器。

  “情报出错了。”梅罗开口“应该是星盟内部出了问题。”“决策会议怎么说?”维她开了口“秦义绝受了重伤,昏迷了五天,难道上面一点补偿都没有?”“上面推来推去,事故处理部门推给情报部门,说是情报的问题,情报部门推给安全处。”“什么东西!”门被推开,火炮兰站在门口“我去把他们轰平。”“你应该先担心自己。”伯纳克说:“偷听会议内容,闯入并干扰会议正常进行是很麻烦的。”

  “难道你就不担心义绝姐姐?她就白受伤了?”火炮兰难以置信地看着伯纳克。“他说你要担心自己,又没说不担心秦义绝。”索尼德开口了。“呃...”火炮兰眨了眨眼睛。“难道会议没有邀请火炮兰吗?”维她指指门口,抬头问梅罗。“没...不,邀请了。”梅罗顿了一下。“这就对了嘛,”维她轻轻地笑了,冲火炮兰招招手“快进来,你都迟到了。”“啊?”火炮兰懵了。“别啊了,快坐好,继续开会。”梅罗赶紧打断火炮兰的话。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星系还有一个会议也在进行。“他们三个怎么回事?”“很恐怖,很强大。大师们又成长了。”“动作要快点,他们一定会来。”“请君入瓮?”

  三

  为表歉意,星盟邀请秦义绝来总部协商赔款事宜。经考虑,地球方面以秦义绝重伤初愈为理由,让伯纳克、索尼德、维她陪同前往。可火炮兰吵着要来,只好加上她。

  2月27日,一行五人前往星盟总部,三日后下了飞船,德麦诺斯迎了上来,寒暄过后,大家谈起了曾经在“德雷德奇安”几人并肩作战的时光。德麦诺斯把他们送到十六楼“我就不去了,我的权限只能到这里,你们要去的屋子在最里面。”

  “咚咚咚”在走廊尽头,伯纳克敲响了门。等了许久,没人答应。他与索尼德交换了下眼神,索尼德点点头,反手扣住一只球。

  “吱...”门被推开,入目的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充足的阳光让屋子宛如暖房。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轻摇酒杯,背后的玻璃上有一大片血迹。

  “欢迎各位!”辛迪赛德冲他们一扬酒杯,算是打招呼“你们感觉这块彩红色怎么样?”“一般吧”维她耸耸肩,“我们不太懂,不过我们有位朋友是记者,她可能喜欢,可惜她今天没来。”“是啊!”辛迪赛德长叹一声“还真是可惜。请!”他指了指桌前的五杯酒。五人对视了一眼,纷纷走过去。伯纳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伸手拦住了秦义绝伸出的手。“

  她只喝我调的酒,我也只允许她喝我调的酒。这杯我替她喝了。”伯纳克抬起头安静的对着辛迪赛德,将第二杯酒喝下。“汉子!”辛迪赛德伸出大拇指,随着出现的还有一道激光束。

  侧身躲过,激光束击穿了几十厘米厚的石门,紧接着办公桌被抛起砸向五人,桌后的辛迪赛德也掠了出来。索尼德竖起棒球棒与他硬碰,被砸到了半空。同时,又一名辛迪赛德闪到索尼德身后将他击晕。啪...啪...啪...三声清脆的掌声传出,剩余的五名辛迪赛德走了出来。七对四!伯纳克的脑子迅速旋转。在他思考的时候,火炮兰动了。娇小的身体提着机枪扫过屋子。秦义绝也随机唤出鬼天剑冲向七人。

  突然,维她发出一声闷哼,一个辛迪赛德将她击飞,重重的拍在墙上。伯纳克与火炮兰一个分神,也被甩向房间的不同角落。

  “全垒打!”紧要关头,索尼德站了起来,一个全垒打打向两个辛迪赛德,随着玻璃的碰碎声,两个辛迪赛德从16楼摔下。与此同时,伯纳克在空中反手连续开枪,又两个辛迪赛德来不及躲避被击中眉心。火炮兰也完成了空中翻转,伴随着巨大的枪响,数以百计的子弹倾向另两个辛迪赛德身上。“天隙流光!”一个剑阵从虚无中幻化出来,秦义绝斩掉了最后一个辛迪赛德。在他倒下的同时,一直回荡在耳边的若有若无的歌声也停了下来,几人猛地感到一阵脱力。

  伯纳克收起枪,走到秦义绝身边轻轻地扶起她,秦义绝冲他感激地笑了笑。索尼德和火炮兰扶起维她。三人嘴角微微扬起。“咳...”火炮兰轻咳一声,秦义绝猛然清醒,从伯纳克身边拉开距离。“呀...”维她坏笑。“不是...”秦义绝回答得有气无力,眼眸微微暗淡。

  “十个辛迪赛德,小心!”伯纳克一声惊呼,扑了过去将秦义绝压在身下。警卫们纷杂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不许动”面对三十名警卫,辛迪赛德选择了投降。“咳...喂”伯纳克看着秦义绝,嘴角咧出苦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给你调‘雪葬龙舌了’”。秦义绝看着他,轻轻地擦掉他嘴角的血迹“我喜欢脸上没有血迹的你。”

  四

  医院里,病床上换成了伯纳克。

  “吃苹果么?”秦义绝边说边把一个削好皮的苹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伯纳克一脸无奈。

  三日后,3月14日

  火炮兰听说《全职大师》在A市开了一个线下活动,便央求秦义绝带她去。伯纳克想了一下,认为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本应该充满欢乐的路途变成了火炮兰在座位上一边往嘴里一把一把塞狗粮,一边刷朋友圈。“唉,今天是白色情人节,你们知道吗?”火炮兰兴奋地大叫。

  “白色情人节?”秦义绝愣愣地重复了一遍,扭头看伯纳克,伯纳克也意味不明地看着她。

  “啊...这有一个关于它的故事,快看。”火炮兰把手机扔给他俩。

  “还有一个白色情人节的传统...”伯纳克的话成功得把秦义绝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在2月14日那天,男孩送给女孩一朵玫瑰花,女孩在3月14这天回赠男孩一盒白色巧克力,则说明女孩接受了他。”“哦...这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从来没有收到过玫瑰花。”“你确定?2月14日没收到过玫瑰花?”伯纳克挑着眉问道。秦义绝盯着他看了很久,“纳芙大厦”一道闪电从脑海闪过。默默转身走向旁边的商店。

  “请问白色巧克力多少钱?”